首页  »  家庭乱伦  »  换妻-抽中谁了呢

我把妻子的舅妈叫
到我的办公室,像往常出差回来一样,拿出几张A片递给她,(这是我上次事件后实施的策略之一,也是投妻子舅舅所好),现在的我私下里已和她几乎无话不谈、毫不避嫌了。
舅妈脸红红的,笑骂我不正经,说老头子看片子后,来真的还不行,倒把她折腾的筋疲力尽。
我一听上路了,把嘴凑到她耳边低声的问她要不要给她搞个「假货」?她脸更红了,用手捶了我一下,低声说道:「要死了,我要那东西干吗?」
我笑笑对她说:「要不中午吃完饭后,我有样比『假货』更好的东西带你去拿。」
明显她动心了,问我在哪里,我说在宾馆,她诧异了,问我怎幺回来不住家里,我只好苦笑着说中午时再告诉她原因,还求她暂时别告诉我妻子我回来的消息,她犹豫了一会儿还是敌不过好奇心答应了。
在单位吃过工作餐后,我们去了宾馆,一路上她不断追问我不归家的原因,我都搪塞说一会儿再告诉她。其实从她答应跟我到宾馆取「东西」,我就知道她已被我激起情慾了。
到宾馆房间后,我先脱去外套,然后帮她脱外衣,她迟疑了一下,还是脱去了,然后就问正在给她倒茶的我「东西」在哪儿,我笑了笑走过去,一把抓起她柔柔的小手,她没有拒绝,于是我用有力的右手搂住她的腰,把她丰满的肉体紧贴着我,用左手把她的小手放在裤子拉练上握住裤内我早已硬挺的阴茎,同时低下头在她耳边说:「这东西不是比『假货』更好吗?」顺便还亲了亲她圆浑的耳
珠。
顿时,她「啊」了声浑身颤抖了起来,我不理她的轻微反抗,把她压在了床上,一边把舌头深入她的口中,一边探手进衣内摸她的乳房,虽说她已41岁虚龄了,可保养的好,不但外表仍像35、6岁,连两只大乳房仍柔软富有弹性。
不一会儿,她已是双手紧抱我,主动和我口舌相砥了,并配合我的双手脱去两人身上的所有衣物,这时我才发现她的下身早已湿的一塌糊涂了。
我怕夜长梦多,抱着先把她生米煮成熟饭的想法,也就没有再做前奏,而是举着通红硬挺的阴茎直捅她的阴道,也许是昨晚受到的刺激太强,也或是乱伦的刺激,我抽插了十几下就将大量地精液射入了舅妈的阴道深处,阴茎连着喷射了七、八下才静止下来。
我望着刚进入状态还未尽兴的舅妈暗叫不妙,因为第一次给她留下这样的滋味就鸣金收兵的话显然不利于我和她今后的关係。
刚刚射精的男根明显呈疲软状况,唉,看来短时间是指望不上了,于是我装着高深的摸样对她说刚才是太激动所致,并试探着让她吮吸我的阴茎,心里其实是不做指望。
不料她白了我一眼后,居然真的就含着还带着精液的阴茎舔了起来,天哪,没想到她还有如此高超技巧(真要感谢她老公的悉心调教),还一点都不把精液当污物(其实都是高蛋白),把我的阴茎上吸得又如刚才一般威猛,由于舅妈阴道内残留了我大量的精液,所以我毫不费劲就再次进入她的体内,这次我已没有刚才的猴急,而是用各种性交姿势和舅妈慢慢做爱……我发现她由于腹部的赘肉,我用传统姿势很难将整根阴茎插入,除非她将双腿高高跷起;用女上位时较爽,我可以双手一边抚摸她那丰满柔软的大乳房,一边享受她的夹磨,深深的乳晕给我强烈的刺激。
她肥厚的大阴唇和有些宽鬆但幽深滚烫的阴道仍旧给我无法言容的快感,而且每次我的阴茎都会顶到底;而用侧后位、后入式、狗爬式时,丰满的臀部给我极强烈的感觉,而且由于我的阴茎整根都能插入,每次抽插都能感觉我的龟头进入了一道窄窄的圈子中,不禁让我怀疑是否都顶到子宫里的感觉。舅妈的高潮极易来到(我心里暗乐:这种女人性生活很容易满足),在她到达三次高潮兴奋的快虚脱时,我才在舅妈快乐又略带痛苦的呻吟声中,用后入式
将精液射入她的子宫内……
自从和妻子舅妈有了肉体关係后,我那畸形的心理渐渐获得了一种平衡。而
她大概把我不回家住在宾馆理解为蓄意引她上床,我一笑而过,没有加以解释,
(二)
六月份时我出差去了广州,在广州住了两天,办完事后我直奔深圳,对这座
城市我可是嚮往已久,原因无他,就因为我的大哥、大嫂就在这里工作和生活。
自从和嫂子有过那回事以后,每次他们回家我都没找到机会,这次总该让我如愿以偿了吧。下了大巴,我给大哥打了个电话,大哥明显很吃惊,但他没在电话上多说,问清我的位置后没多久,大哥就开车出现在我的视线中。「小弟,你来之前怎幺不事先打个电话?」车在深南中路穿行时大哥问道,而此时的我正陶醉于深圳那异样风情之中。
「我在广州出差,顺路来看看你。」
可我明天要外出几天。」
「哦,你去忙吧,我自己在深圳玩几天,嫂子这几天有空吗?」我没在意,还暗自高兴。
「你嫂子和我一起去。」
「那,那我明天去机场。」
「不好意思,小弟,下次大哥好好陪你去玩玩。」
「好吧。」来时的心情已被破坏诒尽。
在小区保安处登记后,车子在大哥家门口停了下来。
「小弟,你来了。」一个小时后,接到大哥电话的嫂嫂赶回了家。
「我在广州出差,顺便来看看你们。」我看着一年多未见又增魅力的嫂嫂,加重了语句中的『你』字。
嫂嫂听懂了,笑了笑又问起了我目前的情况。
在酒楼中吃完晚饭后,大哥和大嫂带我到新建成的滨海大道兜风,开到一处坡地旁,大嫂提议下车走走。我们三人漫步在坡地上,不远处的海水中一片水生植物,像树林又生长在水中(好像很有名,这里是保护区,就在滨海大道旁,当时大哥和大嫂和我说过,可惜我忘了。有知道的朋友请给回个贴,谢谢!),一阵海风拂来分外醉人。
正在这时,大哥的手机响了,大哥看了看号码,走到了一边接电话,我只听到大哥轻声说什幺『你是召集人之一怎幺能不去呢?』『哦』『哦』『好好』,挂了电话后,大哥把嫂子叫了过去,我识趣的又往远处走了几步,在海风的吹送下隐隐约约听到『小弟』『不行』等等字眼,还不时往我这儿看上一眼,搞得我心中直纳闷。
过了会儿,大哥返身走向停车场,而大嫂则快步向我走来。
在嫂子的释疑下,我才明白过来,原来大哥和大嫂是一个小型非盈利私人俱
乐部会员,这个俱乐部有20多对会员,年龄都在27到36岁之间,其中大部分就在深圳和周边城市。
会员要求比较严格,参加者必须是夫妻,有正当职业,经济条件宽裕,男女容貌都要求中上,气质好,无不良嗜好(如吸毒等),俱乐部每月举行活动,甚至有时去外地度假,要求每对会员每年至少参加三次活动,活动费用预先徵收,多退少补。
俱乐部在这週末有活动,大哥和大嫂这次也报名参加了,刚才打来电话的是我大哥的朋友,也是这次活动的召集人之一,因明天有紧急事务必须赶往上海,所以无法参加了,这样一来他夫人也只有退出。因度假的宾馆和行程早已预订,联繫人正好是他们夫妻,所以打电话来跟我大哥商量。
呵呵,看到这里,我想有些大大一定已经猜测出这个俱乐部的性质了,只不过参加的成员挑选比较严格而且素质高。
我大嫂的意思是让我顶替那个朋友,这样那个朋友的太太可以继续参加活动而不会造成行程上的不便,而我大哥怕我在老家乱说,后来勉强同意,他不好意思开口,让嫂子来跟我说。
我当然不会放过这样的机会,别的美女不用说,眼前就有一大好处:我和嫂
子的事就是给大哥知道也没关係了,大哥给那个朋友去了电话后,那个朋友同意了,接着大哥又和另一个会友打
了个电话,大意是让我明天去那个会友所在的医院做个健康检查。
嫂子告诉我,他们俱乐部每月轮流由两名会员做召集人,负责安排活动的具体事宜,参加活动的每对夫妻在出发前都会抽籤,号码对上的男女在活动期间就如真的夫妻一样,禁止抽籤后再私自调换。
「如果抽到自己老婆怎幺办?」我提出疑问。
「怎幺办?认命呗,怪他运气不好,还有小弟,这次你虽是顶替别人参加,
那个朋友这次3000元的活动费却是要你出的哦。」大哥调侃道。
想想美女成群的幸福日子,我忍,不就是30张花纸吗吃完宵夜,我们回了家,看着我看嫂子色色的眼光,成精的大哥怎幺会不知道我的想法。
「小弟,明天你抽到你嫂子我无话可说,否则,嘿嘿,得用弟妹来换哦。」说完『阴笑』着和嫂子进了卧室,把张大了嘴、呆如木鸡的我晾在了客厅。
我忍,我再忍。
我用凉水一次次的洗刷着身体,看着仍旧高昂的小DD我欲哭无泪,怎办,用手套弄了几下后,我还是放弃了自慰的想法留到明晚狠狠发洩吧。
高涨的性慾和强烈的幻想刺激使我久久不能入睡,还频频上卫生间小便,我简直怀疑是否自己是肾亏,只有卫生间的推门在我的折磨下发出一次次撞击声,在深夜中尤其刺耳。
又一次上完卫生间后,嫂子嬉笑着站在了门口。
『你去陪陪他吧,他不想睡觉我还想睡呢。』嫂子说这是大哥的原话。看着只穿了一件白色透明真丝睡裙,里面什幺也没穿的嫂子,我傻笑了,那乳头还有下面黑色的阴毛清晰可见……
「大哥没和你那个?」我一摸嫂子的下身坏坏的说。
「没,你大哥活动前都会养精蓄锐几天。」嫂子白了我一眼。
「呵呵,也对,和别人老婆做爱时怎幺也不能表现的比她老公差吧。
只要得到嫂子,我明天不玩也心甘。」
脱去嫂子的真丝睡裙,小DD急不可奈的在浅插了几下后进入了这久违七
年的所在。嫂子的乳晕更深了,乳房比以前小了些(还是丰乳,比以前更挺了),腰部倒纤细了些,显得臀部更大了,整个身材极其诱惑,她在床上不停的扭动着身体极力迎合着我,让我的阴茎深深插入她的体内……
在别人的老公的默许下和别人妻子性交的刺激,使我的性慾高涨到了极致,我一次次、一遍遍的重複着这机械般的动作,乐此不疲……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我才在已陷入半昏迷状态的嫂子体内射入我的精华。第二天我醒来时,枕边的佳人早已不在,只留下一阵幽香惹人心动。
大哥没有问我昨晚的事,我当然不会笨到自动挑起这个话题,大哥神情语气没有一丝异样,带我到酒楼吃过了中饭,又打电话给大嫂让她带我去购置了些替换的休闲装(深圳一带的白领平时喜欢穿着的衣服款式和我们这儿略有不同),然后带我去了医院。

给我做检查的是一个30左右的女医生,也是俱乐部成员,人长得挺秀气,和大哥打过招呼后,又笑瞇瞇的看了看我,哇塞,别看她人长得漂亮,给一个女
坏坏的看着,虽然是笑着看,这感觉还是让我不由自主的打了个寒颤。
做过检查后,时间已差不多了,大哥开车接了嫂子,又开车接了那个朋友的太太,和几个会员打完电话后就直奔盐田港。
大哥开车,大嫂坐在前面,而我和莉莉(那朋友的太太)坐在后面。我扭头打量起她:圆圆的娃娃脸,28、9岁左右,一身天蓝色休闲套装,
短髮显得很精神,将她作了介绍,我才得知那个男的帅哥是
一个公司副总,而他是一个全职住家主妇,
听说以前是做房产销售的。

接着不断有人打电话,又不断有人进来,毫无例外都对我这陌生的外来者表示了惊讶和好奇,在大哥说明了那个朋友的突发事件和我的情况后,大哥的另一对朋友夫妻也表示愿意做我的担保人(大哥事先打过电话给他们),而且那当医生的会员也出具了我的健康证明。
一对召集人夫妻赶走了侍应生,然后拿来两个木盒让我们男女分开抽纸签……
我抽到了3号,我笑着问了两个顶级美女谁是3号?一阵『盘问』后我顺利得知我的美女叫小青,在之后的两夜,我
差点被搾成人干,真没想到一个外表端庄的中学老师,一个小巧玲珑的漂亮少妇竟然会有如此手段,汗……
根据活动的行程安排,在第一天晚上到达目的地时间较晚,考虑到会员们兴奋的心情,所以不安排团体活动。

泡泡浴的白色泡沫将我和小青的身体掩盖得严严实实,我还是第一次享受这种洗浴方式,一边用手抚摩她柔软丰满的乳房,一边将她的右耳垂含在口中,小青『咯咯』笑得花枝乱颤,小手抓着我的小DD一阵套弄。相互抚摸一阵后,小青叉开双腿跨上了我的小腹,将阴道口对準我高昂的阴茎慢慢坐了下来,不知是否因为在水中的缘故,我的DD没费什幺周折就『滑』进了一个小小的洞穴,然后一阵柔软紧紧将我的阴茎根部含住开始上下前后的慢
慢吮吸起来……
小青不再像刚开始时那样边做爱边有说有笑,而是闭起双眼,运动频率越来越快,呻吟声也越来越急,我也迎合她极力往上耸动,一个不留神,腰眼一酸,一股急流激射而出,小青彷彿没有察觉,仍旧在快速的前后夹磨。
之前小DD射精时的舒爽没有维持多少时间,此时极为敏感的龟头在子宫颈的碰撞下一阵阵酸痛,我咬紧牙关坚持着,我此时才知道被『强姦』是如此痛苦,终于小青的皮肤绷紧到极点又迅即鬆弛下来,我的阴茎根部被狠狠『咬』了一口,然后她整个人瘫软在我身上……
我鬆了口气,还好没出糗,感受着阴道内隐隐作痛的小DD,我欲哭无泪。
小青抬起头,脸上红霞还未消退,两只水汪汪的大眼睛巧笑兮兮的看着我,两片红唇堵住了我的嘴……
好一会儿,耳边传来她绵软的话语:「谢谢你。」天哪,我又化了,化在她柔情的大海中。

我浑身疲惫的趴在了床上,睡意袭扰着我的大脑,在迷迷糊糊中也不知过了多久,背上传来一阵阵痒痒的感觉,睁开眼回头一看,却是小青在舔我的脊背,长髮盘起束在脑后,看见我回头,她妩媚的笑了笑又伸出小巧的舌尖舔了起来。我从来没享受过这样的感觉:热热的、湿湿的舌尖轻盈的在我的身上跳舞,一会儿在耳后,一会儿在脊背,一会儿在股沟,一会儿又在大腿,痒痒的却又舒服的难以言状的感觉,疲软的阴茎又硬硬的顶在我的腹部,难怪大哥说深圳是男人的天堂。
「喜欢吗?」小青在我耳边轻语。
我点点头,按小青的示意翻了个身,于是舌尖又在我的胸腹上欢快的跳跃起来,然后我的小DD也没有被冷落,接着还有阴囊……
天哪,这是在天堂还是地狱,究竟是天使还是魔鬼?
我再也忍不住了,一把将小青按在身下,将发涨的阴茎捅入她的下身,不顾